《红楼梦》荐读
出处: 发布时间:2016-03-29 10:03:49

 

虽然《红楼梦》已经著名到不需要推荐的地步了。那为什么又要在这里提她呢?也许就是因为她太著名了,这听一耳朵、那听一耳朵就让你觉得仿佛也知道里头都讲了些什么事;或者看了一遍电视剧、知道了大概的情节,聊天时谈到《红楼梦》也能接上几句,就像自己看过了似的。后来又因为各种事情要忙终究也没有看过,实在是很遗憾。

毛泽东曾说中国各方面都很落后,除了地大物博、历史悠久、人口众多和有本《红楼梦》之外没什么好骄傲的,可见他对《红楼梦》的评价之高了。他还说过,不读点《红楼梦》就不能了解封建社会。还说《红楼梦》是中国古代小说里写得最好的一部。奇怪的是,被称为“新红学”派代表人物的胡适,却认为《红楼梦》在思想见地上比不上《儒林外史》,文学技术方面比不上《海上花》,连《老残游记》也比不上。毛泽东的评价未免夸张,胡适的评价实在过低。

《红楼梦》自从问世以来就有许多人为之着迷,在曹雪芹去世前就有好几种抄本流传。后来的研究者更是不计其数,清末以来的文史大家几乎都对此书做过相关研究,王国维、陈寅恪、蔡元培、胡适、吴宓、刘文典、俞平伯……续貂之作一部接着一部,效颦之作也层出不穷。红学研究大概分三个流派:以王国维为代表的“义理派”、以胡适为代表的“考据派”、以蔡元培为代表的“索隐派”。他们或以其专业所长、或因性情使然、或因政治倾,他们从不同角度对《红楼梦》进行了研究与解读。现在,相关的研究更加丰富,有风景园林方面的、饮食起居方面的、植物方面的、服饰器物方面的、医药文化方面的等等,这些方面的研究大部分都有专著出版。具有巨大脑洞和非凡热情的文史爱好者们也已经为我们考证出六十多个作者了(不包括曹雪芹)。难怪俞平伯曾感叹研究《红楼梦》就像是一场梦魇,“越研究越糊涂”。

由于毛泽东对《红楼梦》的喜爱和重视,建国以来的历次政治斗争中,《红楼梦》以及她的研究者们的命运也因之起伏动荡。大家找一些文革时期出版的相关书籍的前言看看就知道了。好像他老人家就爱问别人有没有读过红楼梦,1973年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毛泽东在接见各军区负责人时,就问过许世友有没有读过《红楼梦》。许答读过,毛说这不够,读五遍才有发言权。据说为了能尽快地读五遍,许的秘书找了南京大学的一位青年教师,搞了一个五万字的删节本出来,不知道这是不是最早的删节本。

从毛主席的语气来看,他老人家至少是读了五遍的了。我没有读够五遍,自然没什么发言权,但我想说的是文学作品的形成是一个双向构建的过程。文本的意义是需要读者自己赋予的,读者读到的永远要比作者写出来的要多。对作品的理解与体会无所谓对与错,学术研究除外。

每个人从自己的经历、个性与学养出发都会有不同的感受和理解,一个人的不同时期来读这本书也会有不同的体验。正如鲁迅所说“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大家都从中看到了什么呢?

馆藏目录:

《红楼梦》   索书号:I242.4/59:4I242.4/75I242.4/2I242.4/97:1I242.4/97:2I242.47/37:1I242.47/37:2

                                              (推荐人:朱美林)